第二章 惊雷祭(1 / 2)

逐月之心 夜初颔 5022 字 2天前

一道白光刺破云层落下来,一个男子从云层之巅缓缓降下,头戴金冠,身穿黑袍,瀑布一样的长发随风飞舞。

男子面色威严,带着旖旎天下的出尘之气,神色淡淡的看着海面上空。

少年面色恭敬,跪倒在半空,连三头六臂都收了,变成一个穿着金色铠甲的普通少年:“拜见尊上。”

黑衣男子微微抬了抬手,转头看向桃月:“你终究是肯出来了。”

桃月无奈一笑:“你这样苦苦相逼,我想不出来也不行。”

黑衣男子神色复杂,竟隐隐有恳求之意:“你误会了,我并不是……”

桃月摆摆手:“我不想和你纠缠这个,他抽了三太子的龙筋,我要讨回来。”

黑衣男子转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少年,眉头一皱带了薄怒:“你做的?”

少年有些畏惧:“是,那个小子太猖狂了,我便给他点教训。”

“你知不知道龙族一身道行都在龙筋上,你抽了他的龙筋他便活不成了。”

少年缩了缩头,没说话。

黑衣男子转向桃月,语气有些嫉妒:“因为他要死了所以你才肯出来?”

桃月点头:“否则你以为我还会重回这个恶浊的世间。”

黑衣男子叹了口气,对旁边的少年说道:“把龙筋还给她。”

少年有些不服,说:“龙筋抽都抽了,我还回去他也装不到身上了。”

黑衣男子冷冷的看着他,眼神中似有一道黑色的旋涡。

少年嗫嚅了两句,从腰间解下一根白色绳索,扔了过去。

桃月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轻轻接了:“能不能装回去不重要,这是他的东西,必得还给他。”

桃月说完,忽然盈盈拜下,“除此之外,我尚有一件事求你。”

黑衣男子好像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寒:“我不允。”

“那我便同他一起死。”桃月说道。

“你……”黑衣男子一脸气恼,“你可知道,这法子会要了你的命。”

桃月无所谓的笑笑,“能救他,我的命又算什么,尽管拿去好了,这污浊世间,我早就厌了。”

黑衣男子闭上眼:“罢了。”说完,袖袍一抖,带起一股狂风,卷着金甲少年朝云层之上飞去。

纤纤扯了扯桃月的手,惶恐道:“小姐你要干什么?”

桃月轻轻抚上纤纤的手,“我还有件事要嘱托你,若是三太子能活过来,你必须答应我,日日跟在他身边寸步不离,照顾好他的饮食起居,他这个人太粗心,我想来想去,只有你在他身边我才放心。”

纤纤鼻子一酸,强忍住眼泪跪下来,“奴婢谨遵太子妃的旨意。”

……

翌日清晨,海面上的乌云仍未散去,反而比前日更浓重了。

在远离龙宫的荒芜海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耸立起一座黑色的高塔,塔身全部用黑色的水晶制成,看起来浑然一体,无数锁链从云层深处延伸到黑塔上,随风哗啦啦的响着。

黑塔上空不远的地方悬着一块白色的玉质法盘,足有一个屋子大,上面躺着那条濒死的白龙,他双目紧闭,周身的气息更加衰败,身上的血洞更是散发出腐朽的味道,对周围的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黑衣男子负手立在黑塔前,神色凝重一言不发。

离黑塔三五里外的空中,乌泱泱的站了许多人,他们个个白衣飘飘面容俊朗,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对这边的情况评头论足。

黑子男子自嘲笑笑:“想不到即便修成了仙人,这些人还是改不了爱凑热闹的毛病。”

海水一分,穿着黄金龙袍的龙王飞上海面,对着黑衣男子倒头便拜,“多谢临尘天尊出手相救,我们龙族上下感恩戴德,从此以天宫为尊,再不敢生事。”

“你最该谢的不是我,而是那个愿意舍命救你儿子的人。”临尘天尊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