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 / 2)

可惜高毅作为一个生长在红旗下的无神论少年郎,是不会信了丹若的“鬼话”的,所以他怜悯地看着这个貌似脑子不太好的人,心里盘算着要不要送他去精神病院。

丹若见他久久不说话,以为对方在想怎么抓住自己,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跑的,但转念一想,自己堂堂一个修炼了数千年的大妖,不应当怕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心下镇定了下来。又觉得对方可能不信自己的话。

怎样让他怕了我呢?

两人都这样想着。

还是丹若先动了起来,他直勾勾地盯着高毅,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高毅被他的举动吓得连连后退。

“你……你干嘛?你……你别过来!”高毅一边后退一边暗自捏紧手里的棒球棍,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伤害到自己。

一个逼近一个后退,很快高毅就退到了墙根。

高毅感觉到自己没有退路了,但那人还在向他靠近,他不由得大声说道:“别过来了!”说着便闭眼将手中的棒球棍猛地挥了出去。

有听到想象中的惨叫。高毅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却发现那个长发男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棵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石榴树,他并没有掉以轻心,而是大着胆子问道:“人呢?去哪了?”

“这儿。”

高毅惊恐的看着石榴树挥动树冠,回到了他的问题。

这完全颠覆了他二十多年的常识,超出了他的承受力。因此他大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丹若看着这个被自己吓晕的可怜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过了约莫两个小时,高毅悠悠地醒了过来。他摸着自己的头自言自语道:“做了个好奇怪的梦啊……我竟然梦见……啊!”

话没说完他就大声尖叫起来,因为他看到石榴树在一阵白光后变成了那个入侵他家偷营养液的神经病!